bearbeanbread's si

Saturday, May 10, 2008

那一口

我的狗厭倦了無味的口糧
狠狠的咬了我一口

三年了
牠從未忘記為獸的本份
不曉得瀝青地不需要牠的天然肥
但主人卻需要牠的忠心來炫耀

那一天
我把狗烹了
用我的人道把牠毀滅

我還了牠一口
再一口

人類的世界
是要計算利息的

a bite

my dog
tired of his tasteless dog food
bites me

these three years
he has never forgotten
his beastly nature
he doesn’t know his shit
isn’t necessary for asphalt roads
but the master wants
his loyalty shown off

one day
I cooked the dog
I killed it
with humanity

I give him a bite back
and one more

in the world of humans
interest is to be paid

perfect mismatch

I am a snake
and you are a pig
we offended the Taishui when we were born
it’s a kind of original sin
but no one came to rescue us

our birthdays tell
a perfect mismatch
our faces say
we will come to blows
our palm prints show
two tragedies become one
even the temple closed
when we went there for a reading

the fortune teller I did find
asked me to change my name
so I’m myself and twenty aliases
the physiognomist advised us
to have the banquet in a month of twenty good days
this will only happen only after sixty years

we bought a house facing sort of South
but actually 10.5 degrees East
we painted our house black
and put a green sofa in the bathroom
we burnt incense to different gods
and goddesses and ghosts and other spirits

we did all the things to get rid of our misfortune
but by the time we’d done it all I found
I didn’t love you anymore
so we got divorced before the wedding
(didn’t cost us a cent)
it’s the fortune teller I’m obsessed with

詩意

詩人走進樹林
感受花兒的嬌
草兒的肖

詩人提起筆
寫下了一句

"是鳥兒在森林裏
還是森林在鳥兒之中"

此時
一隻小鳥投下了原子彈
就落在詩句的旁邊

"媽的!"
詩人狠狠的把紙撕掉
走出了森林

一切的詩意
敵不過一坨鳥屎

儲蓄

我燒了一部紙車
一間洋房、兩個佣人
化妝品、保養品
新款手機、時尚電玩
紙衣、紙鞋、紙手錶
通通倒進了化寶塔

在引路紙上寫上我的名字
我為自己安排好往後的生活
卻偏偏忘了當個壞人
讓自己死後下地獄去

逼巴士

擠吧擠吧

這是巴士公司的籌款節目

多一個人擠上

善款就多一分


把臉黏在玻璃上

她的胸部貼著他的

他的屁股靠著她的

她的手臂擋在我的腰前

身體傾斜四十五度

邊練瑜伽邊握把手

這裏不需要禮節

這裏沒有男女授受不親

讓坐是即興的行為

但性騷擾卻是必須的

Squeezing in a Bus
(Macao peak hour 07)


push and push

this is the bus company charity show

the more passengers squeezed into the bus

the more funds the company can raise

flatten your face onto the windows

her chest touches his

his bottom is close to hers

her arm nearly round my waist

the body at forty five degrees

practices yoga

while holding the strap

there's no courtesy here

no one to offer seats to the needy

men and women touch without meaning

but sexual harassment is a must

every day

every day in imitation of the next
- so I experience the day before all through my life

every day might be a beginning but could be an end
- there’s a kind of middle ground we stand on

every day is equal to twenty four hours
- but the boy is punished for saying it’s a quarter o’clock now

everyday, the poet writes a poem
every day he burns the one he wrote the day before
- now he is famous in hell
still waiting for death the only hope

Ghost in the Maritime Offices

a soldier has to stay in his position
so he’s been there for a hundred years

his old home in India
has gone with his memory

the soldier became
the cannon in the main building –
just a backdrop for
tourists’ photos

the ambition to fight enemies
has faded with time

this gun doesn’t mean to scare anybody
and can’t

it doesn’t want to be touched
but it can’t resist

'Fire!' the canon shouted out one day
but there wasn’t any target

a tourist laughed
the picture he took showed
a lonely cannon
and a soldier wildly shouting
whom he hadn’t seen at all

大三巴



是命運在捉弄你
還是你在捉弄命運?

早應化為頹瓦
隨你的身體回到原來的地方
卻始終站在那裏
儘管要依靠鋼架的支撐
也要彰顯這城市的真理

我們都不需要內涵
只要一塊像樣的門面




假如一天你倒下了
澳門會暫時消失於
《瞬間看地球》

假如一天你倒下了
有人會懷疑
那是大砲台做的

假如一天你倒下了
如同墓碑般的賭場
會成為新的地標

假如一天你倒下了
政府會成立專案小組
在你被人們遺忘之後
再還你一個遺忘

假如一天你倒下了
我們會幫你樹立紀念碑
然後把它叫
新大三巴

過關

其一

手指按得大力點
換一隻手吧
腳向右移
脫眼鏡
眼睛看著鏡頭
頭低一點、低一點

在自助過關通道
不會使用電視搖控的師奶
都成了機器專家

其二

海關外的小石路
妄想勾起健忘的人們
那一段被殖民的回憶

小小的手拉車
輾碎了它們的夢
在三不管的地帶
那四百年的歷史
只是一堆絆腳石

隆胸廣告

請相信你的眼睛
這比魔術還要簡單
想要多大,便有多大
要吸引別人的目光
不需要矽膠、不需要鹽水袋
你只需要一堆舊報紙

以及無比的勇氣

啟示

一月一日
小狗在一夜狂歡後
從幾近剝落的啟示
找到了回家的路

二月二十九日
孤獨的尋物啟示
張貼在巴士站的指示牌上
從此那站被叫做
‘The lost station’

四月一日
余仁在漁人碼頭
遺失了身份證
但誰也不相信那是真的

七月十四日
鬼門關的鑰匙不見了
有人找到後
卻不敢去領報酬

八月十五日
月亮出走了
嫦娥貼出了搬家啟示
從此人們只能在衛星電視看見她

十二月三十一日
我忘了自己丟了甚麼
在看到街上那一張張啟示時才發現我遺失的是記憶

化妝品

1

遮瑕膏
蓋著淺淺的傷疤
美白粉底
抹掉黃種人的特質
胭脂
 裝飾蒼白的臉
香水
 掩蓋傷心的氣味

濃妝淡化記憶的印記
明天合照上會是另一個他

2

遮瑕膏
 使傷疤更受觸目
美白粉底
 令臉變成生湯圓
胭脂
 塗得比醉漢還紅
香水
 殺死了一隻蒼蠅

合照裏的我笑得勉強
卻更後悔
讓床邊的她卸了妝

艷遇

在麥當勞
一個金髮女郎端著托盤
瞄了瞄我對面的座位說
"May I?"

我點了點頭
把擱上桌上的公事包
胡亂地塞在背後
在那小的不能再小的椅子上
我的背挺得好直好直

吃著漢堡
視線卻落在女郎
白晰豐滿的胸部上
咖啡杯裏的漣漪
比不上心頭的動盪

迷惑間
女郎遞來了一張名片
"Call me when you have time."
她走了

我低下頭
看到不只是名片上"黃金夜總會"的字樣
還有蘋果批上醒目的白字-
"CAUTION I'M HOT"

2006年10月13日

2006年10月13日星期五
人們只在乎喜慶的紅
卻不想記起惡運的黑

月曆上的13
沒有特別的黑

我特意用墨水筆
把13狠狠的圈了起來
雙13黑色星期五
是值得紀念的

打定主意
穿上黑色西裝
披上黑色斗篷
帶備隱形厄運粉末
我,出發了

這天每個人都該放假讓衰神好好的做事

Wednesday, January 17, 2007

街頭劇

穿著皮衣的男人
低頭不語
像偷吃被抓的小孩

圍觀的人
議論紛紛
"是小偷吧?"
"好像剛摸了人家的錢!"
"活該!誰叫他偷人家東西!"

"把頭抬起來,該人家看看你的樣子!"
公安一把抓起男人的頭
只見他緊閉著眼
仿佛他看不見別人
別人也就看不見他

因為用力
五官也變得有點扭曲
乍看之下
像在做鬼臉逗人家笑

"沒甚麼好看的了,走,跟我回去!"
公安宣佈街頭劇場已完結
治安已得到整治

圍觀的人聽令漸漸散去
一個小男孩
在離去前
從一位觀眾的手提包
拿走了她的錢包

Sunday, March 19, 2006

遊戲

這邊湘
小王子剛吸走了摩天輪
那邊湘
汪達的劍刺進了石像的頭


這邊湘
獅子王與唐高鴨融洽相處
那邊湘
Snake嚐起了鱷魚的肉

這邊湘
呂布砍殺了劉備
那邊湘
諸葛亮發出了死光

無限發子彈的火箭炮
射不穿上了鎖的木門

特價發售的回復藥
救活了奄奄一息的主角

一個又一個的故事
在一個個按鍵下展開...

卻沒有結束的一日

我們都忘了續集

Wednesday, March 15, 2006

太平門vs非常口

太平門昂首
屹立於顛簸公車的車尾

非常口
似是被遺忘的打起了呵欠

太平門處於不太平坦的路面
可會是個騙子?

非常口
老得掉了牙

太平門早已無可匹敵

只是非常口的另一端
會是個非常的世界

而太平門的另一端
只能看到太平間

Thursday, March 09, 2006

發燒

這暈眩的頭不是我的

這痠痛的骨不是我的

這乾涸的喉嚨不是我的

這冰冷的汗不是我的

這發熱的身體不是我的

屬於我的... 只有暈眩, 痠痛, 乾涸, 冰冷, 發熱...

Monday, February 27, 2006

沙甸

巴士載著
木納的沙甸魚
無神的眼叮著窗外的塵

沙甸伸手去抓那圓形的抽
抽露出半圓的笑容

甚麼是笑?

帶著風飛馳的巴士回答了

沙甸明瞭

只是

沙甸需要的是油
非笑